在下骨头

【杰佣】奈…奈奈布酱?![3]

又称【当小奈布不.小.心吃了医生姐姐的新药误变女孩子的奈布】 ooc,ooc,ooc,因为很重要所以说三次,有私设 幼儿园文笔 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鬼,但还是决定把文写好…(吐血) ———————————— [游戏开始] 杰克看了看四周,是红教堂啊…可以现在自己思绪未从刚才看见的女孩离开,茶色长发及腰湛蓝色瞳孔如湖水般清澈,绯红的脸颊增添几分稚气,娇小的身躯…杰克勾起一抹浅笑,急不及待去见自己的小可爱,可在那之前…是不是该把那些烦人的小老鼠给赶走呢? 在黑暗过后,奈布睁开眼发现自己已在红教堂,揉揉眼轻轻拍拍脸让自己清醒点,再次把兜帽戴好。因为今场有前鋒和自己在,解机速度也会比较慢,自己也尽力帮忙好了。找到一部在附近的解码机,便认真的投入去解机 “奈布前辈!” 从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及称呼,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看见奈布正认真解机也上前去帮忙,在幸运儿協助下,他们很快便解了一部机,随即心跳声响起,幸运儿拉起奈布的手就跑。刚好这幕被经过的杰克看见,看不见面具下的表情,而唯一露出来血红色的双瞳变得更冷酷,利刃在月亮下闪烁着无情的光芒。 当他们听不到心跳声時,靠牆坐下大口喘气着,幸运儿仍握着奈布的手不放,弄得奈布有点不好意思 “那个…幸运儿,手…”“啊!抱歉,前辈!” 幸运儿慌张的松开奈布的手,脸红得像一个番茄那样,吞吞吐吐想张嘴说话又不知道说什么,奈布看着这样的幸运儿,感觉他有点可爱,奈布轻笑出声无意间嘴角好看的笑容。看着奈布的笑容,幸运儿看呆了,吞下一口水下定决心握起奈布的手“奈布前辈!我…” “啊啊啊啊!” 幸运儿的话未说完被一段医生惨叫声中断了,看到医生的那个图标显示已被缶倒,不一会儿被送上椅子了。奈布回神过来现在不是那么松懈的时候,自己还在游戏中,自己还要保护队友。 “幸运儿,你继续解机,我去救艾米丽小姐。” 起来就往医生那方向跑去,幸运儿对着已跑完的身影伸出手,嘴角勾起苦笑。“真遜呢,幸运儿。” “艾米丽小姐!” 终于跑到医生的旁边,杰克难得居然会对淑女下手先,而且还没有守尸也不管那么多连忙把人救下然后再帮忙包扎。刚帮艾米丽小姐处理好,前鋒的标志显示受伤然后是幸运儿… 今场的杰克和平时不一样,当自己抱过去救人时,原本该在附近的心跳声会逐渐的远离,像是在躲避奈布那样……不知不觉间,队友们都上天了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在寻找地窖时突然迫紧的心跳声,知道杰克正在附近。环视四周看着时,突然之间被人打撗抱起来,可是那个人没有露出真身仍是隱形,奈布不安份掙扎着 “放开我,变态!” “不要动。” 今天平时低沉沙哑声线中带着一抹不可抗拒的感觉,像是生气了,听完奈布才肯乖乖不动,任由人抱着。杰克没有带她去找地窖而是来到教堂里面,站在被挂着耶稣像前,轻轻放下让女孩坐在讲台上。 杰克看着眼前的小人儿,娇小柔软的身躯,明亮清澈的双眸,狡好可爱的脸颊,纤瘦的大腿白洁的双手,从他这个角度更是可以看到奈布白哲的脖颈,精致锁骨,白滑的肌肤…像是欣赏美丽的美术品,杰克仔细看着他的宝贝。 “嗯……杰…杰克?” “小奈布,你知道现在的你有多可爱吗?” 奈布坐着不动,见人一直没有反应,虽看不见但十分确定人就在自己面前而已,自己有点小不安,用颤抖的声音叫唤着人。终于听到杰克的声音,然后自己的兜帽被一双手弄了下来,长发披下,眼前的人终于不再隱形,甚至除下利刃及面具。 “小奈布…我爱你。” 骨指分明的手抚上奈布的脸颊靠近过去,奈布对上杰克那血红色的双瞳,看着瞳内的自己,差点忘记了呼吸。两人的脸逐渐靠近,近到自己的喘气声快要被人全听到了…已不知道是谁踏出这一步,终于两唇碰在一起,纠缠在一起发出啧啧的水声,分开时还拉出一条銀丝。 “小奈布,到底为何会变成女孩子的事,今晚好好的到我房间细说吧” “才不要到你这个变态的房间!” “只是想了解一下帮助小奈布~” “鬼才要你这个老流氓的帮忙!” 像是平时那样开始斗嘴,杰克心里正想着的事是不想和任何人分享这件珍宝只想让他属于自己的,反正时间多的是让他慢慢知道好了,心理到身体上,让他知道自己有多爱他… “小奈布” “又怎样了” “我爱你,一生一世也会爱着你。” 所以不要想离开我。 杰克握起奈布的手,在耶稣见证下两人的手十指紧扣在一起。 ———————————— (吐血)我写了些什么。那个1314,来自玫瑰手杖的,怎样也很想写上去hhh 完结撒花x幸佣前佣会有番外的(可能有吧)之后如有什么想看什么cp可说,只要是all佣就ok了。 十分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可爱及大大们,感谢各位的支持,让我支持下去。 下篇为长篇[王子的花魁]让我肝起来吧(吐血)

【杰佣】爱你的十五年

ooc,ooc,ooc,私设有点现代,幼儿园文笔
脑洞来自[听歌时,突然想起一首歌合适写文,但忘记名字。 ]经过我不停乱七八糟的搜索,终于找到。
歌:粘着系男子の15年ネチネチ
大概内容和歌一样,微改,我不确定he还是be了(吐血
————————————
将对你的爱所编织而成的诗句
赠送予你已有15年了
至今仍未有回覆 至今仍未有回覆

第1年我只是不顾一切的写着,每天每天毫不间断的书写
想表达爱你的感觉,只要想起你手上笔就停不下来
执着的舔着邮票,要将我的唾液(心)递交给你

第2年也是不顾一切的写着
到了家里火灾也没发现的程度
衣服从下方开始烧起,注意到时只剩下了果体,被人发现时以为是变态

第3年我总算精于写作,就快抵达了文学的领域
在lofter当作日记发表后,我的lofter计数就此爆满

第4年我投稿去杂志,却没有想到发展成了社会问题,甚至决定要出版诗集,于是我去找庄园主,辞去了监管者的工作

第5年我成为了职业诗人
甚至受到F1层及少年的欢迎
但因为我只喜欢你一人
所以其他的女/男孩 看来都像移动的狂欢之椅

第6年我把身体搞坏了,而诗篇也已超过了两千篇
没有哪里的骨头没有骨折,没有哪里的内脏没有损伤
就算如此也没有停下对你的思念,只是喜欢你

第7年我的身体终于康复
今天该将你比喻做什么好
要说是把小丑溜到哭的小淘气呢
还是把鹿头砸晕到直接躺地的皮神呢

第8年我依旧没有变化
今天该将你比喻做什么好
在我怀里害羞的小王子
还是在黑暗中仍持续那友善本性的天使呢?

第9年我遭遇了事故
似乎狠狠的撞到了头
就连自己的名字也忘了的我,惟独记得自己喜欢你这件事
看着一个又一个所谓的朋友,前来探访我,对着每一个前来的朋友我也会问一个问题:你在哪里。可是没有人可回答也不知道怎样回答。

第10年也是第11年也是
我的记忆都没有恢复
即便如此我还是喜欢着你
只想只想得到你的回覆
想亲口对你,我喜欢你

第12年也是第13年也是
我的记忆都没有恢复
但还是还是好喜欢你
因为我…除了这份感情我已一无所有

第14年我的记忆依旧没有复原
每一天都陷入害怕与不安之中
好想见你一面
好想跟你说句话
好想触碰你
好想抱紧你
好想说我爱你

第15年我的记忆终于复原了
在想起所有事情的时候哭了出来
我全都想起来了
15年前你早已去世

若将对你的爱所编织而成的诗句
堆叠起来的话或许总有一天能传达给你吧
于是我每天都将诗篇放入
曾经属于你的房间之中

就算你再也看不到
我还是灌注爱持续写着,但是
虽然我总觉得能够再见到你
你却再度消失了
将对你的爱所编织而成的诗句
赠送予你已有16年了。

女孩子放学刚回到家时,看见一个黑发男子从隔壁没人住空房间走进去,女孩已看见这男人好几十次了,听母亲说住隔壁的人15年前已过世,但每星期都会有个男人进去不知道干什么。
见人没有关好门就进去,女孩一直以来的好奇心促使了女孩探头看看,这一看就呆住了
黄昏的暖光照射在黑发男人身上,男人把信放在书桌上,就算知道对方可能再也看不见吧,但仍会写下去,男人的脸上是挂着微笑的。女孩发觉还有一个人在房间里…一个戴着绿色兜帽的少年,身体呈半透明站在男人背后一直看着男人,少年看到了女孩,对女孩勾起浅笑把手指放在嘴上做出一个「嘘」的动作。
女孩怕是永远不会忘记了吧…在昏光下拥有湛蓝色的双眸茶色短发戴着绿色兜帽的少年从后抱着黑发男子的那个情景
————————————
又是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我不会画画,但还是用写的吧! (矛盾吐血

【杰佣】奈…奈奈布酱?![2]

又称【当小奈布不.小.心吃了医生姐姐的新药误变女孩子的奈布】
ooc,ooc,ooc,因为很重要所以说三次,有私设
幼儿园文笔
还没有去看上集的小可爱可以去看看喔
感觉来个all佣好像挺好的
————————————————
当奈布醒来时已经是另一天的早上,感觉艾米丽小姐的药真是有效,从床上坐起来一低头时看见有几缕长发垂了下来……感觉有点不妥???自己的头发有那么长吗??
“欸??欸??”
摸了摸及腰的长发…喉咙的位置…胸前隆起软绵绵的地方…还有下面时…
“欸欸欸????!!”
从求生者的住宿里一早就传来了一阵女性高亢的悲鸣,成功的召醒了所有人。前鋒听到更是整个人滾了走廊,其实是被那女声吓到絆倒滾了出来。大家都连忙走了出来,是谁出事了,看过女性的求生者也在,看似大家都平安没事…
前锋:“欸,那刚才的悲哀是谁?”
园丁:“唔…话说奈布先生呢?”
冒险家:“这样说起,没有见到他呢,如果发生这样的事他一定第一个冲出来问发生什么事的”
接着一堆人来到奈布房间门前,医生小姐带头敲了敲门“奈布先生?你没事吗?”
里面的人没有回应,过了一会打算直接开门时,门缓缓的打开了,可是从里面出来的不是平时的奈布,而是茶色长发及腰,可爱狡好容颜.湛蓝色的双眸眼角带着泪光的少女(?),看见眾人驚恐的目光,女孩脸颊绯红害羞的把兜帽拉了拉下来…
大家沉默了一分钟倒吸一口气,大叫了出来。今次的的惊呼把周边的乌鸦都吓走了,甚至惊动了在不远处的监管者住宿。

在求生者那边,转移阵地不聚在奈布房间前,而在大厅,而我们的小奈布正乖乖坐在沙发上
前锋看着坐在沙发可爱的女孩,三观崩溃,站着死机了。
幸运儿看着自己的前辈,看着看着自己也脸红了。
律师慈善家冒险家,三人表情接近一样都是一脸呆滞⊙_⊙
女生那边…拿出不知道哪里来的手机、录影机、相机,围着性转后的奈布就是一顿折磨
奈布原本就比较纤瘦,所以穿回平时的衣服是没问题的,只是女生们有点不满呢,奈布当然拒绝她们手上的女仆装、旗袍等等奇奇怪怪的衣服,奈布此时心里默默吐槽.到底这些衣服哪里来的…
当女生们终于肯暂时安定下来时,医生
“那…那个,艾米丽小姐,你知道为何我会这样的了…”
“这个,应该是我昨晚给药时不小心给錯了,过了药效就没事的了,十分抱歉!奈布先生!”
奈布没有责怪医生小姐,除了性别外身体看似没有发生什么大问题,和平时一样可以参加遊戏,但是心里还是有点不安。
如果杰克在…不对,自己为何会想起杰克,明明和他无关系…【如果他在身边就好了】…泛白的手指握紧拳头,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奈布现在的一舉一动,被某两个人看在眼内。
“奈布前辈。”奈布想回房间再休息一会时,身后的幸运儿叫停了奈布。“怎样了?幸…”话未说完,就陷入一个温暖的怀抱,现在的奈布还是被比幸运儿矮点,所以幸运儿轻易就抱住了奈布。对于幸运儿出乎意料之外的行为,奈布被吓到了,接下来耳边响起幸运儿的声音“奈布前辈,我会陪着你的,所以请放心吧”刚想回应,幸运儿便放开怀里的人一溜烟的跑开了,留下呆滞的奈布,但此时奈布心里真的平复了不少“谢谢你,幸运儿”
奈布回房间休息了一会儿,接下来得知今天的游戏有自己。拿起护肘就出去,刚好离开房间的同时,隔壁的前鋒也出来了,奈布礼貌性的佈上一个微笑。看到奈布的前锋,犹豫了一下仍上前,握起奈布的手坚定的看着自己说道“我会保护你的,奈布,不会让你受伤的,请相信我。”看着对方坚定认真的眼神,奈布无意识勾起一个柔和笑容“我相信你喔,威廉,那就请拜托了。”前锋看着她的笑容握住奈布的手下意识握紧一下,但很快放开了“那出发吧,奈布。”

接着他们去到那一如既往的大厅等待,奈布因困意突然湧上趴在桌上睡着了,今天的队友有:幸运儿.前锋和医生。而不久监管者是…
“哼~哼哼哼~哼哼~”其余三位听到这熟悉的旋律
“小奈布,我们又遇上呢~”杰克再次来拜访眾求生者,无视眾人的目光因他的目标只有一个奈布,可是奈布睡着了没有回应。
“小奈布,你们那边今早很吵闹呢,怎样了?”再次没有回应,杰克伸出没有利刃的手向奈布时,被人一下子拍走,而把手拍开的人正是前鋒,而幸运儿张开手臂护住睡着了的奈布。看着这情况杰克也不淡定了,脸色眼神一暗,脸上勾起微笑也显得危险,利刃闪烁的光芒渴望人的鲜血
“今天的小老鼠真是有夠碍眼,如果请你们肯自行消失就最好不夠呢。”
未开场气氛已充满火药味,可是在一旁医生看来是场精采的修罗场,嘴角的微笑控制不了…
“嗯…开始了吗?”此时我们的小奈布终于醒来,今天明显比较女性化声音,起来时兜帽向后掉长发垂下,当奈布抬起头对上视线时那一刻更是让杰克怀疑自己是不是看见天使了
可就在这时,房间一黑耳边响起熟悉玻璃的破碎声
[游戏开始了]
————————————
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怀疑鱼生.jpg

【杰佣】记梗(花魁和网红)

私设,ooc,ooc,ooc
1,王子的花魁
时间:大概江户时代左右(只是那个样子而已
奈布:孤儿,有海外血统,小时候被人收留养成,作为花街最搶手的花魁,有人为跨过半个地球为见他一面,花千万換来他嫣然一笑。作为花魁的他有另一个身份刺客,专暗杀一些高等官员,玛尔塔为奈布上司。私设喜欢吃甜品(和果子)跳舞很好看[听说初夜还在(坏笑]
杰克:海外某国家的王子,为了交流来到日本。喜欢美丽的事物,其实是杀人魔开膛手,依着自己的身份和一尘不染流畅的作案手法,一直没有被人发现。蜘蛛为杰克的助手一起去交流。对在花街传说中绝美花魁十分感兴趣,决定去拜访。
两人的共同点:没有男/女人和他们过了一晚还活着。
如有兴趣的大大或小可爱可写可画哦(和我说声就好了hhhhh或艾特我好了(超想看!)

2,网红和明星
应该不用多说了吧_(:з」∠)_
奈布:跳宅舞的太太,有出cos什么的,网络人气第一,本职学生。小粉丝们都想说娶奈布的,会开直播打游戏或跳舞,是学校的舞蹈部部长,玛尔塔为奈布青梅竹马。
杰克:现在最有出名的名星,有拍过电影电视剧,在不同杂志上经常可以看见他的身影,全民老公,演唱会更是一票难求,蜘蛛为经理人。
两人相遇:奈布参加某舞蹈大赛,刚好杰克是评选。(这样有点怪怪的?hhhhh

感觉蜘蛛和玛尔塔经常出现hhhhhh

【日常】
发出一组改图。最后两张为朋友卡柜子bug了,变黑人了的故事。
杰克:????我媳妇儿呢?

【杰佣】奈…奈奈布酱?![1]


又称【当小奈布不.小.心吃了医生姐姐的新药误变女孩子的奈布】
ooc,ooc,ooc,因为很重要所以说三次,预警,如接受不了就不要看吧
幼儿园文笔求不喷
这里的杰克和佣布关系已是在一起,因为奈布傲娇(你们明的
突然来的脑洞(其实是想看看杰克的反应)如撞梗了十分抱歉(土下座
关键词:女体化,真爱之吻还有……(滑稽笑)请看下去吧
————————————
奈布睜开眼看见的是一如既往的大厅,一如既往的长桌。看了看自己今次的同伴,有医生、园丁和律师,大家交头接耳小小声讨论着免得监管者听到,和平时一样他去引监管者,其他去解机
刚决定好,奈布想看看今场的监管者是谁时,就看见一张白色的面具放大在自己眼前,虽然没有出声但奈布被吓到身体整个弹了起来一下,脸上也一脸呆滞
“真是可爱致极的反应呢~我的小佣兵”
这个小小恶作剧的主谋发出愉快的轻笑,奈布听到笑声才反应过来,气鼓鼓的死盯着杰克,但于杰克看来这样是不折不扣的引诱…杰克愉悦看着自己的小佣兵,感觉从身边气场看到了一朵朵小花
律师没眼看这对闪光灯,突然发觉另一边的医生和园丁太过安静时,看过去时两人双眼发光正看着杰克和奈布,眼中像出现rec的字模……律师顿时无力
突然全部人眼前一黑,耳边玻璃破碎声…游戏开始…
当再次睁开眼时,场景已換到红教堂外围,奈布还不太熟悉这个地方,但仍开始自己任务.去引杰克拖延时间,因为在刚等待时刚才杰克已来拜访,就算知道自己逃不过他,但这是自己责任,保护大家让他们安全离开…
在寻找杰克的路上,和医生重逢了,正想问她有见过杰克时,远处响来律师的惨叫,律师受伤了,不用多久律师的图标显示倒下
“艾米丽小姐,继续去解码,我去救律师”
奈布直径径跑到律师身边,发现杰克没有守尸一下把人救下让他去帮医生小姐,随即自己心跳声响起,连续使用了钢铁冲刺,发现心跳完全没有减弱反而更响,可是完全看不见杰克的身影,心里咒骂杰克:該死的老流氓又隱形了。
都不知道跑了几圈,护时也用完了,跑到其他人把密码机解好甚至大门都开启了,心跳仍未有减弱的情况…
突然之间自己撞上一道隱形的墙,一下子站不隐整个人向后跌时,被人搂住腰拉过去靠着对方胸膛,没有隱形的墙.只有隐形的杰克而已。杰克逐渐露出原形.华丽的燕尾服,装在手上利刃,白色面具让人猜不透下的心思,但现在一定在笑的,奈布如此猜到…
“终于捉到你了,小奈布~”
一下子直接打横把人抱起,带人四处走着寻找地窖,虽然大门已开了但奈布知道杰克想把自己待在他身边长一点而已…想到这心跳更快了,害羞得把脸埋在对方怀里,可是泛红的耳根出买了他。杰克看着怀里可爱的小人儿,放慢脚步,好好欣赏及享受这段短暂又美好的时光
不知不觉来到地窖前,杰克依依不舍的放下怀里的人…
“奈布”
当奈布正想跳下去时,身后的人叫喚自己刚回头,对方已把面具拿下吻住奈布,温柔轻轻品尝这柔软香甜吻,奈布反应回来一慌把人推开,手背挡住嘴脸颊挂着好看的红晕。杰克满意看着奈布的表情,杰克有迷到万千少女清秀好看的容颜,嘴角勾起一抹温柔浅笑
“我爱你,小奈布,my sweet heart”
靠过去轻吻对方额头…这样的告白已听过数十次了,但每次都不习惯,心跳声像是回应着杰克的话
“变态!老流氓!!我讨厌你!”
奈布说完便跃下地窖,杰克挂着无奈的笑容,他的小甜心什么时候才会诚实回应他呢…
[来,让我们的时间快跳到奈布回到求生者住宿的晚上]
奈布躲在床上,身体经过一天的逃脱游戏后已经很累可是睡不着,脑海里回盪着杰克的话以及…
下意识手碰上了唇,那时双唇贴在一起的触感仍在,只是再次想起,脑袋发热,把泛红的脸埋在枕头里发出闷闷的声音…
“啊啊……奈布萨贝塔,振作点啊……”
感觉这样一夜无眠,明天又会被杰克调戏的。决定去找医生小姐要点安眠药,去到对方房间前敲了敲门,听到医生从里面的回应不用一会便打开了门,一位成熟的女性挂着甜蜜的笑容出来
“这么晚,怎样了呢?奈布先生”
“啊…抱歉这么晚打扰你…不知道艾米丽小姐有安眠药吗?”
“当然有,请等我一下”
“好…”
只过了一分钟,医生小姐拿着一个装有白色药丸的小瓶子给奈布,互相道过晚安便回去房间…
坐在床边吃了一颗药喝水吞下,然后再次躲在床上,今天经历的事太多了,犯意一下子湧上来,缓缓的闭上双眸……
但奈布一夜里身体发生的变化,连本人自己也猜不到
——————————
感谢小可爱们看到这里,幼儿园文笔不解释了_(:з」∠)_求各位大佬小可爱们回应和指点

致tag歉
语c群宣
大家一起来欢乐(??)庄园!一起看厂长为女儿太会拆椅子而头疼,或者杰克追逐佣兵的日常!欢迎小白,总之开心就好了ww

【日常开心系列】
开始:来来来,大家开开心心拆椅子
中间:有一位伙伴英勇升天后,剩下三个互救互补。
最后:伙伴们!我来天(庄)上(园)找你们了!

朋友画的www已受权x
露背毛衣frisk!!!!!!!
frisk好可爱prprprprprprprprpr好想帶回家!(背后一寒……

sans:kid,该去……(打开房门呆住…
frisk:sa…sans?!!(害羞得想找些挡住
sans:……kid…(眼眶一黑但瞪着frisk
frisk:不要再看了…sans…(低头拽着衣角
sans:(瞬移推到frisk,居高臨下看着身下的女孩)看着有人have a bad time.

附上某渣小段子

官方爸爸!!!!
我从第八集开始没有看!(怕失控、控制不了x)耐心的等待着(而且被人剧透了满脸)
就是等你这个!!戒指!结婚(??)啊啊啊啊啊!!!
好想尖叫啊啊啊啊啊!!!!(但在人在学校(╯‵□′)╯︵┻━┻ )